K图 03690_0

  继太二酸菜鱼后,又一家以“鱼”为主题的餐厅和美团闹起了“别扭”。

  1月29日,界面新闻从网红餐厅半天妖烤鱼门店工作人员处获悉,该商家曾在1月24日晚接到总部通知,要求其1000多家美团外卖门店全部下线,各门店需减少外卖备餐。但今日中午前后,他们又接到了上线通知。

  目前在美团外卖搜索“半天妖烤鱼”,各个门店已从之前的“休息中”转为营业状态,用户可正常下单。

  界面新闻从多个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半天妖烤鱼从美团外卖下架主要是想争取更多优惠措施,遂以此方式向平台施压。不过,半天妖烤鱼工作人员和美团官方并未对此进行明确回应。

  这是最近半年以来,美团系平台上发生的又一起餐饮商家下架事件。

  去年10月26日,太二酸菜鱼也出现了在大众点评上被下架数日后重新恢复上架的情况。当时太二酸菜鱼在声明中称,此事系双方的营销和技术接口规则差异所致。

  但一位接近美团的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上述事件发生的前后几个月,去太二酸菜鱼消费的用户纷纷被要求退掉美团平台的团购券,转而选择抖音团购进行核销,这惹怒了美团。

  而在去年6月,魏家凉皮主动下架其西安门店的美团外卖业务一个多月,原因是运营合同到期,希望借下架来重新谈判。该商家也曾在2022年主动下架了饿了么平台外卖业务,后续双方达成新协议后,很快重新上线了。

  尽管半天妖烤鱼、太二酸菜鱼和魏家凉皮下架的理由不尽相同,但背后都指向了一个趋势——餐饮商家和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已开启了新一轮博弈。原因在于抖音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快速增长,为商家提供了更多流量扶持和优惠政策,让他们有了和美团博弈的空间。

  电商和O2O行业分析师李成东对界面新闻表示,抖音有一些流量扶持的红利,商家也会把一些精力放在抖音上,应尊重自由市场下商家的选择。但从长远来看各个平台都一样,“收过路费的一个都不会少。”

  过去一年,抖音生活服务平台总交易额大幅增长了256%,已达美团的三分之一,其中通过短视频转化的交易额增长超八成,直播交易额增长5.7倍。

  美团也是从去年开始将抖音视为威胁性对手,并在年中上线了美团直播,以应对抖音带来的冲击。虽然美团的基本盘仍然稳定,营收也保持20%左右的增长,但美团管理层意识到了应战的难度之大。

  1月初,美团到店事业群总裁张川在一份“新年寄语”中,谈及了当下面临的竞争环境。他表示,互联网已进入存量用户竞争阶段,在上个阶段获胜的互联网巨头会在此时进入竞争对手的领域,开启终极淘汰赛。

  对于到店业务,张川认为美团需要巩固的护城河是:同时具有货架和低价两个飞轮;因时而变的商家供给和覆盖;总分佣低,商家运营成本低。对于外卖业务,一位行业人士曾对界面新闻分析称,美团外卖的商家供给以及运力相较于抖音有较大优势,目前抖音外卖更侧重于做客单价高的多人套餐。

  另有了解抖音和美团属性的人士表示,抖音把流量导给直播电商和消费贷,比导给本地生活的商家划算。这意味着,美团在和抖音的竞争中,也有一些能够进一步放大的优势。

  具体来说,本地生活商家主要面向周边3-5公里的用户,而直播电商和消费贷商家面向全量用户,双方的销售规模和信息流广告竞争对手数量完全不在一个量级。本地生活商家在抖音投放广告无疑要额外增加成本。

  对商家而言,假使各个平台佣金率相同,仅做周边3-5公里本地生意的美团有着更低的营销成本,也有更大的降价空间。

  但美团仍需要面对很多挑战。一方面,随着抖音等新平台的崛起,餐饮商家有了更多选择,他们会权衡各个平台的优惠措施,并借抖音向美团施压。

  另一方面,很多类似半天妖这样的新餐饮品牌强势崛起。这些品牌组建了专业公关团队,会借助自身积攒的品牌影响力以及对线下门店和区域市场的控制权,和线上平台叫板,谋求获得更多独家优惠政策支持。

  这种竞争新常态,要求美团掌握更多和这些新餐饮品牌博弈的资本。

  李成东表示,商家做外卖的利润很薄,很多是因为线下生意不好而被迫做的。如果商家能够通过多种运营方式积累品牌和流量,把线下生意做好,外卖对他们而言就不那么重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他们和线上平台博弈的话语权。

  餐饮市场和外卖平台今时已不同于往日。随着资本不断涌入餐饮消费领域,目前连锁餐饮品牌在外卖平台上的供给有所提高。

  有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在2023年,半天妖烤鱼以现有门店数1275家位于烤鱼品类第一,数量上占据绝对行业优势。排在第二的愿者上钩现有门店数为470家,探鱼烤鱼以251家位居第三。

  与电商等全国性的规模市场不同,外卖行业是高度依赖线下供给的区域性市场。头部餐饮连锁品牌的市场集中度越高,面对外卖平台也更具话语权,“品牌挟门店要优惠”的竞争手段会更加激进和强势。

  新的供给格局下,美团需要在和商家的博弈中找到新的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