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图 688180_0

K图 01877_0

  继百济神州后,君实生物TIGIT单抗也遭遇退货。

  1月10日,君实生物发布公告称,收到合作伙伴Coherus BioSciences(下称:Coherus)关于终止重组人源化抗TIGIT单克隆抗体(项目代号:JS006)许可合作的通知函许可终止自公司收到通知函起六个月后生效。终止生效后,Coherus不再享有JS006的许可权利,公司重新获得开发、生产和商业化JS006的全部全球权利。

  对于退货原因,君实生物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2023年9月收购Surface Oncology, Inc.后,合作方Coherus宣布对其产品管线进行优先级整理,将资源分配给管线中最有前景和/或最具竞争力的候选产品。Coherus认为终止TIGIT项目的合作符合其最大利益。

  退货

  JS006是君实生物自主研发的特异性抗人TIGIT的重组人源化IgG4κ单克隆抗体。

  2021 年 2 月 1 日,公司与Coherus BioSciences签署了《独占许可与商业化协议》(以下简称“许可与商业化协议”)。根据许可与商业化协议,公司授予 Coherus 特瑞普利单抗和两个可选项目(如执行)在美国和加拿大(以下简称“Coherus 区域”) 的独占许可,以及两个早期阶段检查点抑制剂抗体药物的优先谈判权。

  2022年1月,君实生物与共同宣布,双方将扩大于2021年达成的肿瘤免疫领域合作,Coherus已启动行使JS006(君实生物自主研发的抗TIGIT单抗)在美国和加拿大的许可选择权的程序。在遵守适用法律及满足双方书面约定的条件的前提下,Coherus将向君实生物支付3500万美元首付款,最高达2.55亿美元的开发、申报和销售里程碑付款,以及产品销售净额18%的销售分成。

  如今,仅仅过去一年,JS006却遭到合作伙伴退货。

  不过,君实生物方面称,此次终止不会影响公司前期已从 Coherus 处收到的 3,500 万美元执行费及Coherus承担的研发费用等。

  据上述负责人对本报记者透露,目前,JS006正在中、美开展临床研究。其中,一项在中国开展的JS006单药或联合特瑞普利单抗治疗晚期肿瘤的I期临床研究(NCT05061628)已完成,正在进行数据整理和评估工作;一项在美国开展的JS006单药或联合特瑞普利单抗治疗晚期实体瘤患者的I期研究(NCT05061628)正在进行中。

  值得一提的是,Coherus还是君实生物PD-1单抗的合作伙伴,此次退货是否会影响PD-1 单抗的全球化权益?君实生物相关负责人予以否认,并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称:“许可与商业化协议中有关特瑞普利单抗及其余合作内容不受影响,仍将有效。君实生物和Coherus将继续开展特瑞普利单抗在合作区域的开发和商业化工作。”

  TIGIT靶点屡遭“嫌弃”

  JS006所针对的靶点“TIGIT”,是一种新的表达于T细胞、NK细胞(自然杀伤细胞)等多种免疫细胞表面和抑制性受体,在肿瘤免疫抑制中所起的作用与PD-1类似,TIGIT单抗类药物通过与TIGIT结合,有望再次激活免疫反应攻击和杀死靶细胞,因此被视为“下一个PD-1”,吸引众多海内外药企布局。

  华创证券研报显示,全球共有38款TIGIT靶向药物在研,包含百济神州、恒瑞医药(600276)、君实生物等国内龙头药企。除百济神州外,全球仅有罗氏和默沙东两家药企的TIGIT靶向药物进入三期临床。

  不过,TIGIT抑制剂的研发之路却并非一帆风顺。

  2022年3月和5月,罗氏先后宣布,自家“TIGIT+PD-L1”三联治疗小细胞肺癌的三期临床SHYSCRAPER-02未达到PFS的主要终点、“TIGIT+PD-L1”治疗PD-L1高表达的一线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三期临床未能达到PFS终点。

  不过,罗氏表示,将继续TIGIT的研究,直到总生存期结果出炉,同时其针对一线食管鳞癌适应症的 SKYSCRAPER-08 三期临床研究将公布中国人群结果。

  有坚守也有退出。

  2023年2月,百时美施贵宝决定终止TIGIT抑制剂BMS-986207的II期临床试验,该药是与CTLA-4抑制剂Yervoy、PD-1抑制剂Opdivo构成三联疗法的一部分。彼时,百时美施贵宝首席医学官Samit Hirawat透露,他们在联合用药时观察到了毒性,出于安全考虑,百时美施贵宝决定终止这项试验。

  紧接着,3月16日,默沙东宣布,其MK-7684A(PD-1+ TIGIT复方制剂)治疗转移性复发性非小细胞肺癌的2期临床结果,效果甚甚至不如对照组化疗单独治疗的效果。

  近年来,国内药企在TIGIT出海之路上屡遭失利。

  2023年7月12日,国内创新药龙头百济神州发布公告称,经双方协议,终止了与诺华就欧司珀利单抗(ociperlimab)在相关国家和地区的独家许可权益。

  兴业证券表示,TIGIT单抗和PD-(L)1单抗联用所取得的更好的肿瘤临床治疗效果,已经在在分子机制层面已经验证了。现有尚不完全的临床试验结果不及预期并不能全盘否定TIGIT在肿瘤治疗中的潜力,未来依然值得期待。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刘立鹤也公开指出,总体而言,TIGIT是一个高潜力、但从临床进展来看研发具有较高的风险与挑战的靶点。

  一位接近TIGIT研发企业的从业人员告诉本报记者,TIGIT是否还值得期待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看。企业能够找到更好的研发策略和创新药物,仍然有可能取得成功。

  他进一步指出,相关研发企业可以考虑以下破局策略:加强研发实力,提高创新药物的研发成功率;加强合作与品牌推广,与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开展研发和推广;寻找其他赛道的机会,减少对TIGIT赛道的依赖;加强市场分析和战略规划,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突破口。同时,这些企业也可以从百济神州的失败中吸取教训,避免类似的问题再次发生。